• 的确,呆子七窍通了栁窍。[哈哈] 2019-03-24
  •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什么时候说了生产资料需要“按需分配”了? 2019-03-22
  • 医药舆情:“胸痛大学”命名受争议 小凤雅事件引发反思 2019-03-19
  • 6月广州市内文化活动攻略来啦!除了70多场非遗活动,还有...... 2019-03-19
  • 你反来复去说“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自己数一下,都说了几遍了,还不是老年痴呆?要你解释一下什么是“客观事实”,又装聋作哑。 2019-03-18
  • 包“橘粽”着古装读《橘颂》 重庆大学生这样过端午 2019-03-17
  • 你家的早餐,问你家做饭的主妇;我家的问我老伴,逐级上报,在新技术支持下,不要十分钟,全国的就出来了。不懂这个,还算是高科技! 2019-03-17
  • 毕业证需要一张纸来证明真假,妥吗 2019-03-14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2019-03-14
  • 【央广时评】发奋图强 倾全力建设海洋强国 2019-03-13
  • 法工委:审查地方“雷人法规” 拟修改或废止680件 2018-12-28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详情 -> 都市 -> 三三五五 -> 官运红途

    今晚福彩3d开奖结果:第1316章 公开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黄灿拿着手机急忙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边走边把胡子梅的电话接了过来,道“亲爱的,我刚从我父亲的办公室出来,我刚才把情况跟他说了,他高兴至极,马上召开公司会议,说尽快把计划方案定下来,及时把申请报告递上去。 ”

        “呵呵,老爷子雷厉风行啊?!焙用反蜃藕呛堑馈澳慊垢盗似渌穆??”

        黄灿知道胡子梅问的什么意思,急忙说道“根本就没有时间,我向他汇报完,他马上就说要召开会议了。现在我回办公室拿资料,马上到会议室开会?!?br />
        “亲爱的,你先不要跟他提这个事?!焙用匪档馈叭梦蚁胂朐趺此挡拍苋盟邮?。好吧,你先开会去吧,记得尽快地把报告送到我这里来。哦,对了,你不要送过来,找个理由让老爷子亲自送来?!?br />
        “好的,我知道了?!被撇铀档馈拔蚁裙业缁傲撕?,我得马上开会去?!?br />
        ……

        经过一个上午的会议,最终明海集团把在盆叶市城北申请地皮的计划方案定了下来,会议也通过了申请报告。

        “黄副总,申请报告你递交上去!”走出会议室,黄似福叫住了黄灿,道“越快越好!最好现在就马上送过去!”

        黄灿刚想答应下来,想到胡子梅交代,一定要让老爷子送过去,便一把把黄似福拉到一边,低声说道“爸,这个申请报告你亲自送给胡副市长,那样的话成功的成数会大些!”

        黄似福一怔,眼睛紧紧地盯着黄灿,心里不禁打鼓,想着黄灿要自己亲自送去,到底是什么意思?

        心里这么想着,黄似福不禁说道“你跟胡副市长的关系,你送去不是更好吗?”

        “我跟胡副市长是什么关系?”黄灿惊异地看着黄似福,道“你是不是怀疑我跟她……”

        “好了,你以为我傻??!”黄似福不屑地看了黄灿一眼,道“你们的关系我看得清清楚楚,但是我警告你,玩归玩,别当真,当真你就完了!”

        黄似福的话,让黄灿的脸慢慢地暗了下来,他知道要说服老爷子同意他跟胡子梅结婚,比登天还难。

        想到这里,黄灿说道“爸,你真的不了解胡子梅,她是一个很好的人,你别对人家有偏见!不了解一个人,就不要对人家做出判断!这个申请报告你亲自送给她吧,一是你可以多了解她,二是她会看在你这个总裁的面子上,会尽快地给批下来?!?br />
        黄灿说完,也不等黄似?;赜?,转身走人。

        黄似福想了想,拿着申请报告直往市政府办公楼去。

        半个多小时后,黄似福走进了胡子梅的办公室。

        “哦,黄总来了!”看到黄似福走进来,胡子梅赶忙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

        “胡副市长,我们召开了紧急会议,重新制定了新的方案,你看看,这是我们的申请报告?!被扑聘K底?,把一份申请报告递给了胡子梅。

        胡子梅接过来看了看,道“黄总,市政府要在城北建新城区的消息,大鑫公司竟然也知晓。他们的行动比你们的更快,就在你到我这里的前半个小时,他们的申请报告已经到了我这里,而且是市委的一个领导跟着他们一块过来的?!?br />
        黄似福愕然地看着胡子梅,他不知道胡子梅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一切,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从黄灿那里得到消息后,立即召开了会议,而且会议也就二个多小时,竟然就被大鑫公司抢在了前面!

        可是,抢在前面又怎么样?大鑫公司能跟明海集团公司比吗?大鑫公司虽然一直从事房地产生意,但是这个公司在盆叶只能算是一个中上的公司,要做强做大,只有明海才有实力!

        想到这里,黄似福不屑地笑了笑,道“他们抢先了一步又怎么样?这么一个小公司能跟明海比吗?”

        胡子梅微笑着请黄似福坐了下来,给黄似福倒了杯茶,道“黄总,蛇有蛇路,拐有拐路,大鑫公司可是咱们的一个市委领导带来的,这跟公司的大小没有关系?!?br />
        胡子梅说着,在黄似福的对面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黄似福。

        此刻的黄似福这才知道胡子梅告诉他这个消息的真实目的,愣着看胡子梅,道:”你的意思,他们申请的地皮跟我们的一样?”

        胡子梅点了点头,道“你们做企业的都是人精,都知道哪个地段是最好的。大鑫公司不仅申请了城北南面,而且拿出了楼盘的模式图,不愧为做了二十来年房地产的老公司?!?br />
        胡子梅说完,翻开黄似福送来的申请报告,看了看,道“黄总,你看看,毕竟你们从没涉足过房地产,在申请这块上你们就比不了大鑫公司,你们就简简单单的一个申请报告,连一个规划图都没有。如果过会的话,大鑫公司可能通得过,明海集团不一定能过!”

        话音落下,黄似福惊讶地看着胡子梅,他没想到兴高采烈地来到这里,以为会万事大吉,没想到得到的结果是这样的。

        于是,黄似?;瘟嘶瓮?,一副老大的样子,道“大鑫公司不就是多了个模式图吗?开发房地产,最重要的还是看谁的资金雄厚!胡副市长,你想想,明海是集团公司,大鑫只是一个小公司,他们的资金能跟明海比吗?”

        胡子梅放下手中的申请报告,深深地吸了口气“黄总,刚才话我已经跟你说白了,大鑫公司虽然小,但站在他们后面的领导并不小……”

        “你是说,明海集团没有机会了?”黄似福完全明白了胡子梅的意思,她副市长这个官,没有站在大鑫公司后面的那个领导官大,说话没那么亮!

        “不是说明海没有机会?!焙用坊游枳畔耸?,看着黄似福一字一顿地说道“而是明海能否拿出一套过得硬、大鑫公司所没有的楼盘模式图出来,这是唯一能让我在会上帮明海讲话的机会!”

        看着胡子梅一本正经的样子,黄似福突然感到胡子梅确实在帮明海,不仅在帮,而且是想着法子帮,这让黄似福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了上来,脑子急速地转了转,看着胡子梅,道“胡副市长,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立即拿出楼盘的模式图?”

        “当然!”胡子梅点了点头,拿着杯子的手轻轻地敲打着茶几,道“而且越快越好,要不然,过会的时候,你就让我拿着你们这个申请报告上去给那些领导研究讨论,说句实话,别说你们能通过,提交上去我都不好意思!”

        “行!我马上回去!”黄似福激动地站了起来,道“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把楼盘的模式图送上来!胡副市长,真的很感谢你为我们明海集团所做的一切,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胡子梅微微一笑,道“黄总,你这么说就见外了,都是一家人,您就别客气了!”

        黄似福微微一怔,道“我知道你跟我们家公子是好朋友,有你这样的朋友帮忙,真是我们黄家修来的福份??!”

        “我们何止是朋友!”胡子梅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跟黄灿可是男女朋友关系??!”

        “哦哦——”听着胡子梅的话,黄似福心知杜明,但嘴上却打着呵呵,道“在我们家公子的所有朋友中,你是最好的一个,也是职位最高的一个。唉,他的那些猪朋狗友关键时候没有一个能帮上忙的?!?br />
        “黄总,黄副总还没有告诉你吧?”胡子梅心里知道黄似福在跟她打太极,于是毫不客气地说道“我跟他是恋人关系??!”

        “恋人关系?”黄似福惊讶地看着胡子梅,道“没听他说过??!你们不是刚认识吗?怎么就是恋人了呢?”

        “我们是一见钟情!”胡子梅落落大方地说道“黄总,或许你没有经历过一见钟情的感觉吧?特别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特别特别地美好!”

        “哈哈哈!”黄似福大笑,道“胡副市长,你千万不要被我们家那花花公子所迷惑啊,他玩过的女人还少吗?你是堂堂的副市长,千万不要上当??!”

        “在我之前黄灿所做过的事情都跟我无关!”胡子梅娇手一挥,道“跟了我之后,就不能花心了。当然,我会管得住他的!”

        话音落下,黄似福的眼珠子转了转,心想我现在有求于你,我不能跟你对着干,你尽管谈,到时候黄灿听我的,分手你就走人吧!

        想到这里,黄似福说道“你不嫌弃他更好!年轻人嘛,谈谈恋爱未偿不可,也是增加阅历的一种方式?!?br />
        “我们谈恋爱,是奔着结婚去的!”胡子梅看着黄似福一字一顿地说道。

        “哈哈哈!”黄似福不得不又笑了起来,笑声却是一种干笑,道“胡副市长,没有关系,只要黄灿愿意,你们尽管结婚去,我不干涉你们年轻人的事!”

        黄似福的回答,使得胡子梅大吃一惊,心想难道是黄灿骗我?是他不想跟我结婚,只是跟我玩玩,然后拿老爷子来说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的确,呆子七窍通了栁窍。[哈哈] 2019-03-24
  •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什么时候说了生产资料需要“按需分配”了? 2019-03-22
  • 医药舆情:“胸痛大学”命名受争议 小凤雅事件引发反思 2019-03-19
  • 6月广州市内文化活动攻略来啦!除了70多场非遗活动,还有...... 2019-03-19
  • 你反来复去说“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自己数一下,都说了几遍了,还不是老年痴呆?要你解释一下什么是“客观事实”,又装聋作哑。 2019-03-18
  • 包“橘粽”着古装读《橘颂》 重庆大学生这样过端午 2019-03-17
  • 你家的早餐,问你家做饭的主妇;我家的问我老伴,逐级上报,在新技术支持下,不要十分钟,全国的就出来了。不懂这个,还算是高科技! 2019-03-17
  • 毕业证需要一张纸来证明真假,妥吗 2019-03-14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2019-03-14
  • 【央广时评】发奋图强 倾全力建设海洋强国 2019-03-13
  • 法工委:审查地方“雷人法规” 拟修改或废止680件 2018-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