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淮北模式:创造棚改“加速度” 2019-04-06
  • 尽管过去计划经济时,由于局限性,工作上有过失误,有过短缺,但没有浪费。不存在笑博士说的做出来的东西无人用的问题。何况那时,主要还是通过人工作的计划。在今天,高科 2019-04-06
  • 李冰冰:深海潜水挑战极限 2019-03-31
  • 共和国从这里走来专栏 2019-03-31
  • 谁是女排最大核心?国际排联给出答案 她当选不意外 2019-03-26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3-25
  • 出租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东兴路476号4楼物业空置部分 2019-03-25
  • 的确,呆子七窍通了栁窍。[哈哈] 2019-03-24
  •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什么时候说了生产资料需要“按需分配”了? 2019-03-22
  • 医药舆情:“胸痛大学”命名受争议 小凤雅事件引发反思 2019-03-19
  • 6月广州市内文化活动攻略来啦!除了70多场非遗活动,还有...... 2019-03-19
  • 你反来复去说“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自己数一下,都说了几遍了,还不是老年痴呆?要你解释一下什么是“客观事实”,又装聋作哑。 2019-03-18
  • 包“橘粽”着古装读《橘颂》 重庆大学生这样过端午 2019-03-17
  • 你家的早餐,问你家做饭的主妇;我家的问我老伴,逐级上报,在新技术支持下,不要十分钟,全国的就出来了。不懂这个,还算是高科技! 2019-03-17
  • 毕业证需要一张纸来证明真假,妥吗 2019-03-14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详情 -> 科幻 -> 辰一十一 -> 幻想世界大穿越

    福彩30选5怎么中奖:第五十章旋檀佛光,舍摩黎王,诛仙剑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到佛门的人倒了霉,血屠魔君乐的一蹦三丈高,他磨刀霍霍,兴奋道“诸位同道,佛门那群秃驴招惹到了通明殿内的某些禁忌存在,如今受到了重创,只能仰仗先天灵宝护身。品书 是时候发扬我们魔门奋勇追穷寇的优良作风,落井下石的好传统,跟我们的老相识打个招呼,免得平白让人说咱们没有礼数!”

        血屠魔君露出充满血腥气的‘慈祥’笑容,笑得像一个山旮旯里冒出来的土鳖剪径强梁一样!

        无生教主抄起白骨剑,朝着佛门紫金钵落下的方向冲去,肉身撕裂的元气,发出巨大的爆空声。

        一群魔门巨头幸灾乐祸的准备追打落水狗,几个纵越来到了紫金钵落下的地方,只见法净一行人面色惨白,元气大伤的样子,躲在紫金钵的庇护之下,头顶紫金钵洒出一片紫霞护住自己,俨然一副万法不侵,缩头乌龟的样子。

        法净对魔门一行人的到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意外。梵无劫见状腹诽道“看来大家都清楚魔道是个什么德性!大师们准备的很万全嘛!”

        血屠魔君见状,也是微微失望,只见他满脸堆笑,刚刚一脸的横肉的兴奋和眼珠子充血的戾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慈眉善目的宛然又是一副伪君子的摸样,他笑着对法净大师道“大师似乎在通明殿内,受了些许震动,一时旧伤发作,有些不好。而此地非常危险,常常有恐怖的魔物和心怀鬼胎的邪徒魔党出没,在下甚是替大师担忧,不若大师且去我在这里的落脚处休息一番,也好防备那些心怀不轨之徒的窥伺!”

        法净看到魔道众人一副诚恳的样子,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们来的这么快,多半是刚刚看到我们受伤,迫不及待的飞奔而来……诸天万界最大的心怀不轨,居心莫测的邪徒魔党,不是你们魔道吗?”

        但表面,法净还要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些许宵小,何足挂齿?”

        “老衲这紫金钵顶在头顶,万法不侵,诸邪难伤,我与一众师弟联手祭起,借助这先天灵宝之威,升起大旋檀佛光,任由外面如何攻打,魔火冥焰的消磨,绝强法力的摧折,都难伤我等一分一毫。有何可忧虑?”法净大师平静微笑道,注视着一众魔君,别有意味道“我等佛门法力神通,最善守御,等闲妖魔来了,即便趁着贫僧和诸位师弟法力大损的时机,没有数十个元会的消磨,休想熬到我们油尽灯枯,无力支撑的时候!”

        “而且此处?;刂?,不其他,何人敢冒着天大的风险,陪贫僧在此消磨数十个元会?”

        最后法净大师在那句数十个元会,添加了重音,几位魔君虽然知道他有意夸大,但佛门的神通确实犹如乌龟壳一样,想要把他们逼到绝路,非得下一番苦工不可。

        他们一行人冒险前来归墟深处,是寻找机缘造化,冒着天大风险,篡取惊人利益的。

        谁又功夫陪一群又臭又硬的老和尚消耗本源,拼耐力?

        血屠魔君沉思了一会,突然蹲在紫金钵旁边,平静道“大师说的对……但我带着兄弟们出来混饭吃,吃的是这门手艺,今天我们兄弟辛辛苦苦,为大师你护住场子,?;ご笫δ忝前踩换指?,不受那些居心莫测的宵小的打扰,是有苦劳的!我是十分敬佩大师的风骨的……但跟着我的兄弟,不能没饭吃吧!”

        “还请大师看在我们一番辛苦的份……给一个两个子的!我也好和下面的兄弟交代??!”

        法净大师脸的表情的僵硬了“施主你是在向我索贿?”

        “我在向大师化缘!”血屠魔君诚恳道。

        “施主……贫僧是个和尚,从来只有和尚向施主化缘,施主向和尚布施,没有施主向和尚要好处的!”法净心平气和道。

        “布施只是便于大师你理解,其实我们是在索要劳动所得对吧!这是受到魔祖?;さ恼逍形凑盏赖墓婢?,我们?;ち舜笫δ忝腔指瓷耸?,你们总得给三两个子吧!算是?;さ姆延冒?!如果你们不给,你们接受了我们的?;と床豢衔颐堑睦投冻黾壑?,这是什么行为?”

        “弟兄们……这是什么行为?”血屠魔君手往下指,顺势站了起来。

        “哼!”一众魔门魔君齐声发出一声蕴含了道君法力的闷哼声,暗暗祭起了自己的得意法宝。

        血屠魔君敲着竹杠道“而且大师别忘了,你们是因为谁才被逼到如此境地的?那群毁灭魔徒,罗睺余孽可还在呢?到时候我们转头一走,若是大师们不巧撞了那群人,他们可不会像我们一样讲道理!你们受伤是法力大衰,他们受伤是靠近毁灭本质,犹如带伤的凶兽,更加危险!”

        法净闭口不言,他知道血屠魔君这是威胁他,若是不从,算计他们遭遇罗睺余孽那群阿修罗的意思。

        现在他们受伤,难免进退失据,难以不留痕迹的抽身离去,若是魔道这群人铁了心的想要算计他们,引那群阿修罗魔众前来根本不难,他也很难抹去痕迹,此遁去。而且血屠魔君说的没错,毁灭魔徒越受伤越危险,他们双方之所以迟迟不肯联合起来,动手将这股最危险的势力抹去,不是畏惧罗睺余孽同归于尽的后手吗?

        那边通明殿门口,又发出剧烈的撞击,一尊顶天立地的伟岸身影从殿内打了出来,他浑身伤痕累累,连头颅都被撕掉了一个,手臂折断了一对,看去极为惨烈,充满着血腥厮杀的惨烈气息,虽然是一具尸体,但婆雅王的遗体依然杀出了一股浴血奋战的精神气,他体内运转的血气稍弱了一些,但血气更加浓烈和激荡,虽然血气薄弱了一些,却更加激荡,好像这具尸体舒展了筋骨,别看外表惨不忍睹,实则内里的战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法净见状面色一变,道“好!”

        “那我告诉你一些东西,换取你们的‘?;ぁ?!这些阿修罗魔物想要进入罗睺魔祖被封印的所在,也是归墟的核心之地——虚无。拯救他们的主,罗睺魔祖。而且如果归墟之内真的存在永恒自在,一切不变的大罗天,那它只可能存在于‘虚无’,存在于罗睺的封??!想要闯入封印,需要三件事物,一是通明殿内生存的古物种难陀古蚁,二是一件极其强大的杀伐之宝,三是极其高深的术数修为!”

        “你胡说!”血屠魔君冷笑道“凭他们,也想救出罗睺魔祖?当年罗睺旧部倾其全部实力,杀入归墟都没能做到的事情,他们这些残兵败将,几条臭鱼烂虾也敢妄想?”

        “别忘了,当年婆雅稚、毗摩质多罗率军杀入归墟深处,甚至闯到了罗睺的封印,虽然最终纷纷身陨,但他们闯入归墟那么深,又见到了罗睺,知道了归墟的某些可怕的秘密,留下某些后手给自己的部下,布局在无量量劫后再次拯救罗睺,这也很正常!”法净大师叹息道“事实,我们正是察觉了当年罗睺部下留下的某些隐秘,才卷入这场劫数来?!?br />
        “那么佛门怎么知道这些的?”血屠魔君好像在思索法净这些话的真假。

        “归墟隐藏的秘密,贯穿了洪荒最古老的时代,十分的可怕,这里不是诸天被人忽视的角落,反而是大人物们的目光集的地方,当面罗睺余孽杀入归墟,不知道惊动了多少大神通者,许多人借此在归墟布下一手闲棋,引导这群阿修罗王闯入了很多掩埋着惊天秘密的禁地,最后闹的冥河老祖都不得不亲自出手,切断一些人对归墟窥探的目光?!?br />
        “但这些秘密,终究落入了一些人的手!”法净幽幽道。

        血屠魔君神色凝重,低声道“罗睺余孽,婆雅旧部!”

        “冥河老祖借助血海,困住了他们,却也?;ち怂?,大家都不知道冥河老祖是什么意思,只好放任他们在血海劫眼苟且偷生,但这样僵持的局面,也被有心人想要打破,所以,才有了身系大罗天因果的梵无劫,落入血海劫眼的事。这不是巧合,而是有心人在借助他的存在,让三教合理的进入血海劫眼,接触当年的罗睺余孽!”

        “既然罗睺余孽被冥河老祖的血海?;ち似鹄?,与外界隔绝,那么你是怎么知道其的某些隐秘的?”血屠魔君疑惑道。

        法净低头垂目,陷入了沉默,反倒是梵无劫在一旁听得冷汗津津……敢情一开始,当他身系大罗天因果的时候,进入了某些人的视线,因为他吸引了三教的目光,所以有人想要让他进入血海劫眼,接触这群罗睺余孽,激活这些尘封无量量劫的秘密,好让他们浑水摸鱼,现在三教的人都与罗睺余孽有了接触,谁知道他们有没有人搞到了一些可怕的秘密?

        罗睺余孽之,当真没有三教的落子吗?

        梵无劫因为身系三教因果,所以被人利用作为接触罗睺余孽的棋子,但同时罗睺余孽也被利用,反过来促进大罗天现世的因果,因为单靠梵无劫一个人,想找到归墟最深处的大罗天,几乎不可能,算有三教暗帮忙,也希望渺茫,唯有那群罗睺余孽,无量量劫以来研究一个罗睺封印,通过他们才能最安全的进入归墟最深处——虚无之地!

        元育忽然开口道“佛门消息的来源很清楚,要知道当年罗睺余孽,可并没有全部被封印在了血海劫眼?;褂幸晃宦薏T旧部,至今仍然逍遥自在!”

        “舍摩黎!”梵无劫和一众魔君恍然道。

        “原本我以为舍摩黎王被放逐到蚀元血海是因为他不受冥河魔祖的重视,属于后娘养的,或者他夹在罗睺魔祖和冥河魔祖之间,身份尴尬,现在看来,他的确身份尴尬,但真正让他有功不得赏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冥河老祖将他放逐蚀元血海,放逐到自己的化身旁边,其实也是在变相的?;に?,免得他被某些不高兴自己的隐私被人知道的大神通者,偷偷摸门干掉!”元育冷静分析道。

        梵无劫这才恍然大悟“这么说,算计我们打破僵局的,也是他。因为一个人承担这样的秘密太辛苦了!想要获得安全和自由,必须让这些要命的秘密,不再具有保密的价值!所以他才借我们的手,放出那些罗睺余孽!”

        “哪有那么简单!”血屠魔君冷笑道“我看是他也想占点便宜!”

        血屠魔君以魔道的思维揣测舍摩黎王的心思,梵无劫竟然无言以对。

        杀生教主也冷静了下来,他清楚的知道,这摊子水更混了!原本大罗天的秘密够受人垂涎了!现在还要加归墟隐藏的某些大神通者不可见人的秘密……杀生教主感觉到了一种浓郁的阴谋气息。他几乎是本能的敲响了心里的警钟……“老和尚,直说吧!你们知道的秘密是什么?”

        一众魔道道君沉默的和佛门对持,法净沉默了很久,才叹息道“贫僧只知道舍摩黎王一直在炼制一宗杀伐至宝,无量量劫以来一直在秘密的下苦功夫,仿制了洪荒之著名的四柄杀剑!”

        “他在仿制诛仙四剑!”血屠魔君震惊的站起来,真正的动容了!

        “他想干什么……”这一刻算元育也无法控制住自己没出息狂跳的心脏“他难道还想夺取这一宗后天第一杀伐至宝不成?”

        “舍摩黎是失心疯了吗?这东西是他能动的!”无生教主虽然脸还能沉得住气,但背负在身后,颤抖不止的双手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惊恐万分!

        诛仙四?!舛魇撬嫠姹惚隳芏穆??

        动一下,都会死很多人的……这不是一般的劫数,后天第一杀伐至宝,出世以来沾染过多少血腥?当年诛仙四剑第一次出世,在罗睺手,掀起洪荒第一场魔劫,太古时期的多少先天神祇,多少天尊大罗身陨转世,三清道祖降服罗睺,因此脱颖而出,接引准提度化了罗睺扎根魔染的魔土,才立下西方教的根基。

        冥河老祖算计罗睺,因而以盘古正统的身份登洪荒舞台,立下盘古魔道。

        后土娘娘率领十二祖巫,在魔劫之?;ご蟮氐闹谏?,得以团结建立巫族;太古妖皇天帝,也是靠着横击罗睺,才名动洪荒,汇集一帮先天生灵祖神。祖龙统治四海,凤凰统率百鸟。东王公,西王母,娲皇,羲皇,太多的大神通者都是在此劫崭露头角,可想而知,诛仙四剑在罗睺手出世的时候,掀起了一场何等的腥风血雨。

        后来罗睺被击败后,诛仙四剑落入通天教主手,再次出世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神仙大劫——封神之战。

        截教和阐教杀的你死我活,玄门内战几乎断绝了玄门二代的气运,身陨转世,或是封神的大能大罗不计其数,影响直到洪荒破碎还未消弭。

        诛仙四剑传说第三次出世,是在洪荒破碎之时。

        曾经有人声称在封印罗睺的一战,曾有诛仙四剑惊鸿一瞥;有人说通天教主因为封神之战厌弃此宝,所以弃之归墟,以封印罗睺;有人说是罗睺在洪荒破碎后,证道毁灭大道,威能暴涨,诛仙四剑乃是契合毁灭大道的杀伐至宝,所以自动来投,坠入归墟之;有人说是罗睺作为诛仙四剑的第一任主人,诛仙四剑有他的烙印,所以能操纵诛仙四剑来投。

        反正关于诛仙四剑这一后天第一杀伐至宝的传说,流传最广的是它最后坠入了归墟之。

        这一幕,有无数诸天大能亲眼见证……可信度极高。

        当然这些大能也无法辨别那是否真的是诛仙四剑,只能感受到一个极端恐怖,气息极度可怕,仿佛让万道都寂灭,让万物的消磨的四道剑影,坠入了归墟之。

        若是传说都是真的,那么诛仙四剑三次现世,分别掀起了罗睺魔劫,封神之战,洪荒破碎三次大劫。

        这要是第四次,会是掀起什么劫难?诸天同坠?万道归墟?

        “事不过三,诛仙四剑掀起的第四场劫数,或许前三场加起来都要可怕……可能是一场终结!”

        血屠教主声音颤抖“诛仙四剑一开始是罗睺魔祖的伴生灵宝,若是罗睺魔祖真的在被封印的最后关头,招来了诛仙四剑,留作最后的后手,那么罗睺借此破封,或许并非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无论佛魔,众人尽皆沉默,这个话题太禁忌了!

        “你是说……”梵无劫思索道“当年罗睺旧部杀入归墟,或许获得了罗睺的指示,掌握了借用诛仙四剑破解罗睺封印的办法,甚至拥有了动用诛仙四剑一丝威能的能力。而舍摩黎作为唯一幸存的阿修罗王,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仿制了诛仙四剑,想要借此机会,夺取这宗后天第一杀伐至宝!”

        “罗睺已经被封,若是通过罗睺留下的后手,暂时控制诛仙四?!庖膊皇敲挥锌赡?!”元育倒吸一口冷气道“舍摩黎好大的野心!”

        血屠魔君声音干涉,一屁股坐到了地,看着法净等一众秃驴,一口唾沫吐在紫金钵道“秃驴,你们头的麻子不是麻子,那是坑人??!你这叫对我们劳动的报酬?你这是知道自己没有把握……想要拖我们下水??!”

        “所以,魔君的意思是?”

        血屠魔君哭丧着脸道“我是冥河魔祖的嫡系,血海正统,知道了罗睺魔祖想要破封,我能怎么办?”

        “我有得选择吗?”

        他转头对着一众魔门同道破口大骂道“你们哪个鳖孙敢临阵脱逃,或者消极怠工,等着我向杀戮魔祖打小报告吧!冥河魔祖手握元屠剑,运转杀劫,你们以为真的能逃过去不成?到时候你们要不尽心尽力,那是罗睺同党……等死吧!死了都不好过……别忘了,血海冥河所在地地方可能是幽冥地府!”

        一众刚刚得知消息,有些心不在焉,神思不属的老魔头顿时精神了起来!

        魔祖自有御下之术,但叫一众魔头无人胆敢把血屠魔君的威胁不当一回事……

        本书来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淮北模式:创造棚改“加速度” 2019-04-06
  • 尽管过去计划经济时,由于局限性,工作上有过失误,有过短缺,但没有浪费。不存在笑博士说的做出来的东西无人用的问题。何况那时,主要还是通过人工作的计划。在今天,高科 2019-04-06
  • 李冰冰:深海潜水挑战极限 2019-03-31
  • 共和国从这里走来专栏 2019-03-31
  • 谁是女排最大核心?国际排联给出答案 她当选不意外 2019-03-26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3-25
  • 出租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东兴路476号4楼物业空置部分 2019-03-25
  • 的确,呆子七窍通了栁窍。[哈哈] 2019-03-24
  •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什么时候说了生产资料需要“按需分配”了? 2019-03-22
  • 医药舆情:“胸痛大学”命名受争议 小凤雅事件引发反思 2019-03-19
  • 6月广州市内文化活动攻略来啦!除了70多场非遗活动,还有...... 2019-03-19
  • 你反来复去说“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自己数一下,都说了几遍了,还不是老年痴呆?要你解释一下什么是“客观事实”,又装聋作哑。 2019-03-18
  • 包“橘粽”着古装读《橘颂》 重庆大学生这样过端午 2019-03-17
  • 你家的早餐,问你家做饭的主妇;我家的问我老伴,逐级上报,在新技术支持下,不要十分钟,全国的就出来了。不懂这个,还算是高科技! 2019-03-17
  • 毕业证需要一张纸来证明真假,妥吗 2019-03-14